社会主义的信任危机:培训回来电脑被偷了

2010年08月13日   心情随笔   0条评论   2356人围观过  
  实际已经回来好久了,周二回来的,当天乘车从昆明回来时候笔记本电脑被偷了,很是不爽,一直没有写。培训时间也太久了,工作这么长时间,又去过那种类似大学生活一样的时光,心情本来就郁闷,加上电脑被偷更是烦躁。

  乘车回来要下车时才发现电脑被偷了。打开行李架,一拉笔记本包,感觉瞬间轻了很多,第一个印象是电脑没了,但是还是不敢相信,把包拿下来,犹豫着,还是打开了包检查看看,终究电脑还是不在了。第一个反应是车上的乘客里面有小偷,但是没证据,十分无奈。跟司机说了一下,他说别急,去到车站调用监控视频看看。

  在车站,等来了车站管理监控视频的一个小伙子,将车上的视频录像存储拿到办公室去看,怎么也找不到究竟是哪个乘客动的手。旁边围观的一个车站的员工说估计是昆明被偷的。实在不敢相信,因为我坐上车,电脑放好后就没离开座位。不过,当时放包时候脑子里就闪过了个念头,这个行李架的的盖子比较靠后,有些不便于查看,不过还是大意了。就是利用这个靠后的条件,小偷在后排座位将我的包伸手够到了后排,在后排完成了掉包,然后从容的下车走了。这个就是最后视频里面拍摄下来的。

一、有意思的派出所民警



  第二天虽然报案了,但是派出所的通知也没怎么负责的向我要一些相关的重要证据,就是草草登记了个姓名,还有车牌号。我说我怎么将监控视频传给派出所的,却答复我没法传。我提示说用邮箱也好,用QQ也好,结果告诉我他们不用。

  我做过公安的项目,我知道公安网的保密和安全性。但是座位一个面向公众社会的结构(别跟我说你是公安厅之类的级别),最起码跟民众沟通通道应该有吧?有电话能够接线,有大厅能让当事人进来报案,其他就没有了?目前网络的如此发达,一个面对外网的接受设备没有?我有证据的图片和视频,但是却无法提供。

  我知道我是个小小的平民,这个案件估计你们也屡见不鲜,但是这种丢失的物品价值对于我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了。难道我得配个警务通,发案了用公安专网给你们传数据?不是前面某地区出现一机两用了?省公安厅叫停了该项目,那我怎么用这个设备呢?

二、只能叹言,对社会主义的危机



  之前也说过很多了,该骂的也骂了,说我是愤青我也承认,但是这个是被逼的,被社会逼的。无奈就处于这个大环境中。某某提到天朝的制度,有博客深刻的批评了社会主义的某些方面,但是我们伟大的GFW却把这个博客给封了。如果不做亏心事是不怕鬼敲门的,你封了这个博客,我就承认这个博客说的是真的,否则你怕什么呢?

  虽然丢东西的城市不算大城市,我没见过世面,我知道发达地区更加恶劣,但是呢,作为一个天朝的公民,从一个派出所的对话,一个车站的治安,同样使我感到不安。以后做事的出处小心,俗话说,小心驶得万年船。我将事件告诉我同事了,因为我大意跟他的习惯也有关系。

三、我再骂一次这头小偷



  难听的话就不说了,我也骂过了,不过我在这里再次诅咒你不得好死,我预言你就是被车压死的,肠子脑浆四溅,你死了你的魂都不会好受的。小心一点,迟早你的两个蛋蛋被CPU烫得煎成了荷包蛋;小JJ被高速运转的硬盘盘片切掉了,被狗叼去当火腿肠美餐了;屁眼被内存条插了爆菊;最终脑残是由于饿得没钱吃饭成天肯电脑的PCB,造成重金属大量积累在大脑里!
关键字: 危机,社会
  •  电视棒
     发布于 2011-04-01 06:22:56  回复该评论
  • 我的电脑也是被偷过,现在连警察都没有办法管啊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